登录

首页> 媒体报道> 东方启音姚秋武:最开心的事是帮助患儿开口说话

东方启音姚秋武:最开心的事是帮助患儿开口说话

  • 健康界
  • 2018-04-04
  • 浏览:1013
  • 分享

摘要:国内最早致力于儿童言语与智能发展的专业康复机构东方启音已有逾十年历史。在东方启音的北京朝阳中心里,创始人姚秋武接受了健康界的专访。

国内最早致力于儿童言语与智能发展的专业康复机构东方启音已有逾十年历史。在东方启音的北京朝阳中心里,创始人姚秋武接受了健康界的专访。

东方启音姚秋武:最开心的事是帮助患儿开口说话

大厅里坐着摆弄手机或站在屏幕前观看孩子上课实时画面的家长,看起来跟很多儿童机构没有太大区别,只是这家中心的学员都是自闭症儿童。

姚秋武很快出现,他穿着深色西装和条纹衬衣,开口是广式普通话。 香港人,在加拿大求学,回香港当过金领,最终选择创立东方启音,他从深圳起步,把这家康复机构开到了全国。

我们找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的地方,教室没有一间空着,采访只能在一间稍显凌乱的备课室中进行。时不时有人进出,走过的人有时会忘记带上门,但姚秋武并不介意,背对着敞开的门侃侃而谈。

敞开的门外,传来各种声音,特别是孩子们咿咿呀呀的声音。这不是一个安静的谈话环境。不过,姚秋武似乎浑然不察,谈话的思路没有任何停滞。这是一个习惯了潦草甚至简陋环境的人。

“创办东方启音之前,您在做什么?”

“我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CEO,出入有司机开奔驰接送,所到场合大多非富即贵。”

上市公司CEO脱下西装转身成了创业者,“在深圳时,条件非常简陋,斯道资本投资A轮前,已追踪我们好几年。他们的合伙人林蕊每年都会带着团队来看我们两次,坐在厕所改建的会议室里跟我们开会。”

“我们刚开始没有什么名气,为了让患儿家长了解,我去医院发过传单,被保安驱逐,甚至传单押着我去见医院领导,像对待罪犯一样。”前任上市公司CEO微微笑着,像讲述别人的故事。

十多年前,姚秋武朋友的孩子患了脑瘫,开始被带着四处求医。期间接受中医治疗,孩子被长针扎得非常痛苦,效果甚微。“我在加拿大读书时是学医的,就请教了很多人,后来得知北美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和治疗已有近七十年历史。”姚秋武抱着希望,请到具备国外技术的香港专家为孩子治疗,半年下来起色很大。“得了脑瘫的孩子,经过几个月治疗就能说话,而且不用打针,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值得做。”

由此,姚秋武踏上不归路,和合伙人崔广利一起创办了东方启音。“一开始是纯公益,但是后来发现光做慈善不行,还是得收费,总得给人发工资吧。我自己就有四年没有拿工资。”

据统计,目前我国至少有3000多万人存在言语障碍。而其背后,是带来语言障碍表象的多样病况,脑卒中患者1/3会出现失语症,脑瘫患儿80%合并有语言及吞咽障碍,学龄前儿童10%有言语和语言障碍,还有唇腭裂、自闭症、脑外伤、脑瘫、脑炎、帕金森、头颈部肿瘤、退化性疾病等都可以导致言语语言、沟通、吞咽障碍。

"其实东方启音是一家全面的言语康复机构,这样理解对不对?”

“是的,就是这样。我们甚至不是只覆盖儿童,包括成人的言语康复,例如中风和帕金森症带来的失语,我们都有康复方案。”

时间是无法逾越的槛

东方启音启动之初,姚秋武就意识到要聘请最好的专家,学习世界最先进的言语康复技术,并使之在中国落地。“我曾经去美国请来非常著名的专家,那次花费不少,差不多花了一套房子的钱,但是很值。他来培训和指导之后,我们亲眼目睹孩子们进步更快,也等于有证据证明了我们坚持多年的系统化培训体系能出效果。”

和许多市场经济发达和房价高企城市的居民一样,姚秋武喜欢用“房子”来衡量大笔支出。谈及东方启音的启动资金,“我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香港的房子?”

“是的,之后我在香港再也没有落脚的地方,回不去嘛,就一直在大陆坚持把这件事撑了下来。”他回答时依旧淡淡笑着。

从最初姚秋武与辞掉三甲医院工作的崔广利创始的这项事业,十分的艰难,即便四年不拿工资,姚秋武却深有远见地花重金建立自己的课程体系以及学员的研究数据库。在请来一批批国外专家培训和建设课程体系过程中,他时刻不忘结合中国实际实现本土化。

2015年,东方启音找到澳洲语言治疗专业领先的纽斯卡尔大学,为将本土课程标准化,投入200万元。“纽卡斯尔大学开始并不愿意,因为他们只接触过母语为英语的言语康复,而我们的这套体系是普通话。”姚秋武开始琢磨,说汉语的人数占全球最多,为什么华人没有自己的言语康复体系呢?“于是,我们建了自己的体系,纽斯卡尔大学的国际言语语言病理学专家Sally Hewat教授很惊讶、也很感兴趣。”

与纽卡斯尔大学达成合作后,东方启音通过丰富的临床案例,跟课评估,制定训练计划来建立数据论证,共同进行中国言语治疗的多项课题研发。与此同时,东方启音还和其它众多国际机构合作,共同研发各类设备、教具、教材、软件等。2017年,纽卡斯尔大学正式与东方启音开展国际化的言语治疗课程及培训合作项目,这也是国内首次把言语治疗临床实践与专业学术理论融合起来。

Sally教授曾参与过不同国家的语言病理学发展研究项目,她说:“在世界大多数国家从事这类工作的时候,你真的能感受到这个全球性的严峻问题,直接与企业合作的好处是理论研究可以快速转化为实践,同时让社会群体受益。”

2016年,东方启音与美国自闭症权威机构STAR Autism Support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共同研发自闭症(孤独症)国语训练课程,致力于促进中国自闭症康复的专业发展。截至目前,已有多家“东方启音OST-STAR中心”落地,以专业化、国际化的标准课程提升自闭症儿童的学习能力和改善他们的日常生活技能。

STAR创始人艾瑞克在与东方启音合作时,如是表达自己的感受:“没想到在中国尚无言语服务专业和高校的背景下,东方启音能将课程分类和设计如此细化,并广泛应用,特别是多感官课程非常适合融入STAR疗法。接下来,我们非常渴望和东方启音进一步合作。”

如今语言治疗市场开始受到投资人关注,也陆续有其他企业进入。不过,姚秋武认为,东方启音一路走来,已经形成了难以复制的壁垒。“现在即使花很多钱,也没有办法超越体系。十几年的经营摸索,不是光砸钱可以弄出来的。”

“时间是无法逾越的槛。”

“是的。”

最开心的是帮助孩子说话

东方启音虽以“致力于儿童言语与智能发展的专业机构”起步和著称,但并不局限于为孩子提供帮助。姚秋武向健康界解释说,语言是一种综合能力,帮助有语言障碍的人,其实是要解决各种病理康复问题。比如,东方启音在北京设立三个中心,朝阳中心是针对自闭症儿童的,十里河中心是针对发育迟缓、脑瘫、唐氏症、听障、唇腭裂术后等伴随发音等综合言语障碍的儿童,还有一个在北京大郊亭中心已经试业,未来大郊亭中心有其中一层楼与相关医疗机构合作针对中风、帕金森症等偏成人培训和康复指导的中心。“所以,不仅是孩子,我们也帮助成人。”

可是,姚秋武最开心的还是帮助孩子轻松掌握语言,“我最感兴趣的事,就是帮孩子开口说话。不管你是穷还是富也好,是有什么样的病也好,孩子不说话肯定是有原因的。那么,我们就来帮助他。”他这样讲的时候,眼神里有温柔。他说,这是他的使命。

“我们帮助孩子开口说话,就是希望起码能够帮助孩子独立生存,能够学会基本的生活技能。可以使用语言进行简单的沟通,能帮助孩子进一步建立社交技巧,进而识别家庭跟朋友这些关系.......孩子的生活就可以逐步独立起来。”

姚秋武举例称,比如全球0-6岁孩子有标准,正常的孩子在六岁时应该能掌握880个指令。但是自闭症儿童如果没有接受任何训练,掌握的指令是零,但是在东方启音学习3到6个月,数据显示指令可以达到100到200。“当然比正常的880个指令差很多,但起码他在进步。”

他随后讲了两个故事:一个关于遗憾,一个关于坚持。

第一个是武汉自闭症孩子的故事

武汉有一个自闭症儿童,七岁。家里条件不好,冬天家人在户外用柴火烧水,准备给他洗澡。当家人走开时,孩子把脸直接伸进了热水,烫伤面积达百分之六十。姚秋武听到这个消息后触动很大,他立刻拜托武汉的老师去拜访这个家庭,进行捐款救助,让他们能有生活费和医疗费,同时邀请这个孩子到东方启音学习,免除其终生的服务费用。

“这个孩子当时七岁,刚好过了最佳干预年龄。如果我能早一点把东方启音开到武汉去,孩子就有机会早些得到服务,起码能理解和掌握100个指令。知道热水不能靠近,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吧。”他言语间表示深深地遗憾。

第二个是关于春节优惠价的故事

东方启音每年春节都会推出让利幅度很大的优惠价。

2012年春节前夕,东方启音账上余额只有400元,以至于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发放都成困难。不过,姚秋武承诺正月初八开工,到时一定会给大家发放工资和奖金。和另一位创始人崔广利商量怎么办,可都无计可施。“除夕那天,我去超市买了包水饺当年夜饭,连春晚都没看就心事重重睡觉了。”

大年初一,他拿着手机,给已在册学员的数百位家长逐一发短信:如果能在初八之前缴费,可以享受88元一节课的优惠价。“这是一个低于成本的价格,当时很多家长不相信有这么优惠的价格,马上打电话来问。”初八开工,东方启音账上收到二十多万的款项,姚秋武得以度过难关,交了房租并且给员工发了工资和奖金。

“后来我们每年春节都保留了这个习惯,会给老客户一个超低优惠价,即使到现在账上已经不缺钱。”

“还是88元一节课吗?”

“曾经是,不过现在已经是188元一节课了。”姚秋武笑着说。

还不盈利的行业

姚秋武坦言,东方启音到现在都没有盈利,“目前能实现收支平衡就很不错了,这事就没赚过钱,赚回来的钱又都花了出去,支付人工成本、房租等各种开销。”曾有富裕的学员家长想投资,使用东方启音的品牌开一家中心,姚秋武真诚地告诉他,“您要想清楚,我至今还没赚过钱”。对方听后作罢。

但是他舍得花钱,请国外专家来做培训时,有时专家们的费用甚至高达一天一万美元,也眼睛不眨的付出去。东方启音每年都选送员工去国外学习,“最近刚送了一批去澳洲,下一批会去美国,这样能留住员工,不断有新理念新技术吸引他们保持上进心。”甚至之前连员工的房租,东方启音都会承担,“2017年前我们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是给员工提供宿舍的,其他城市是以房贴的形式发放,现在则都是发放房屋补贴。”

“还好投资人不着急,他们时常鼓励说慢慢来,这个行业迟早会盈利的。”东方启音迄今完成两轮融资,A轮在2015年1月,由斯道资本(原富达亚洲风险投资)及F-Prime基金(原富达生物科技基金)投资。其中,斯道资本的合伙人林蕊主导了对东方启音的投资。

“Rebecca(林蕊)是怎么认识你们的?”

“他们是自己找到我们,发现有这样一个行业存在,而我们是领先的机构。她就带着团队来考察,而且跟进了好几年。”林蕊则对健康界表示,当时投资东方启音的时侯还非常早期,但是斯道资本有耐心去支持有长期远景的团队和业务。

B轮融资在2017年12月,由北极光创投、斯道资本(原富达亚洲风险投资)及F-Prime基金(原富达生物科技基金)共同领投,长岭资本跟投。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说,很愿意投资东方启音这样一家兼具财务回报与社会效益的企业。

对于盈利,姚秋武很平静,他淡定地说,只要坚持做,做大了就会盈利。“我们做一个平台,前期必须去培育去运营,把控好整个质量,就是要有疗效。如果没疗效,就没有话事权。”

姚秋武承认,语言治疗行业在国内还不是很成熟,因为基本的从业人员都严重缺乏。“我国现在包括从海外回来的语言治疗老师大概有两三千人,而仅有三亿多人口的美国差不多有20万治疗师,这意味着我们国家现在每10万个孩子平均不到一个治疗师。”

在谈及东方启音的商业模式时,姚秋武毫不避讳,除了提供服务收费、在线咨询和治疗收费之外,不断开发课程,培训业内从业人员,包括提供国际认证的渠道和培训等,都是公司很重要的业务板块。“因为这能帮助整个行业提升水准,获得良性发展。东方启音应当承担起责任。”

姚秋武说,东方启音能做的有限,但希望能够尽力改变一些现状。数据显示,中国现在约有1000万自闭症孩子,真正到医院确诊的约300万。“另外的700万在哪里?”姚秋武在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一个项目,希望能够给山区老师必要的培训,使得山区的自闭症儿童得到筛查。

“我去山区做过义工,知道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地方。”姚秋武又说出了他的口头禅,“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帮助孩子,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我都愿意帮你开口说话。


文章转载健康界:东方启音姚秋武:最开心的事是帮助患儿开口说话。如有侵权可联系管理员即可删除。


评论文章(0) 2 分享

上一篇:“万人筛查 千人授课”自闭症早期干预公益活动总结发布会召开下一篇:公益计划唤醒“自闭症孩子”

相关评论

评论 (0人参与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在线营销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