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媒体报道> 中国言语康复产业梳理:一二线市场逐渐成熟,头部企业营收超2亿,增速超100%

中国言语康复产业梳理:一二线市场逐渐成熟,头部企业营收超2亿,增速超100%

  • 中国言语康复
  • 2019-03-19
  • 浏览:556
  • 分享

摘要:导读:近几年随着高等教育人群的扩大,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的康复意识和付费意愿逐渐增强,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市场已经逐渐成熟。国内各个民营的连锁言语康复机构自成立10多年来,不断发展壮大,领头企业营收已经超过2亿元,营收和付费家庭的增速均超过100%。动脉网了解的几家连锁言语康复机构增速也非常客观。   言语治疗是由言语治疗专业人员对各类言语障碍者进行治疗或矫治的一门专业学科。

  导读:近几年随着高等教育人群的扩大,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的康复意识和付费意愿逐渐增强,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市场已经逐渐成熟。国内各个民营的连锁言语康复机构自成立10多年来,不断发展壮大,领头企业营收已经超过2亿元,营收和付费家庭的增速均超过100%。动脉网了解的几家连锁言语康复机构增速也非常客观。

  言语治疗是由言语治疗专业人员对各类言语障碍者进行治疗或矫治的一门专业学科。

  在我国,言语康复的内容主要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聋哑人康复及教育,这个版块主要由国家救助扶持;

  第二类是言语障碍的评定、诊断、治疗和研究,包括失语症、构音障碍、儿童语言发育迟缓、社交障碍、发声障碍和口吃等。这个板块是各康复机构主要从事的研究和业务,由言语治疗师来干预治疗;

  第三类是吞咽障碍,这个版块需要学学科综合治疗,只有部分医疗机构可以提供这个服务。

  虽然这门学科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已广泛发展,但在中国尚未得到足够的发展和重视。在大多数人眼中,言语治疗师仍是一个不为人熟知的职业。

  为了了解这一产业,动脉网对国内言语康复机构进行了梳理,尤其是民营连锁言语康复机构,以此了解目前言语康复产业的发展现状以及问题。

  1.jpg

  中国言语康复现状

  国内的言语康复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至今已发展了30多年。

  经过30余年的努力,我国在言语障碍诊断和治疗领域积累了大量经验,言语康复师的数量近万人。然而,我国言语障碍患者同样众多,发展性、获得性和退变性神经肌肉疾病以及言语相关器官伤病均可导致言语语言障碍。

  通过中美对比可以发现,美国言语听力协会(ASHA)的现有会员约15万人,且拥有硕士、博士或医学士的学位。中国治疗师约有1万人,相较于美国,配比仍严重不足。

2.jpg

  数据来源:残疾人联合会

  截止到2017年,中国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言语康复体系。言语康复机构已经从2011年的1059个增加到2017年的1417个。

  其中,1983年成立的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简称:中语康)是我国唯一的国家级听力语言康复机构,是全国听力语言康复工作的技术资源中心和行业管理机构。中语康下设31个省级听力言语康复机构,负责各省的言语听力康复工作。

  其余的康复机构包括基层听力语言康复机构和语言康复类医疗机构,而基层听力语言康复机构又分为有牌照的残联定点康复机构和无牌照残联定点康复机构。

  这些机构构成了中国听力言语康复的机构体系。

  民营连锁言语康复机构成重要力量

  21世纪初,国内的民营康复机构开始逐步成立,他们逐渐成为探索引进国外先进言语康复技术、标准、经验的重要力量。

  600

  从创办时间来看,国内知名的连锁康复言语康复机构的创立时间均在2000年-2010年,在言语康复领域深耕了十年以上。

  这些机构通过引进国外先进的言语康复经验,凭借服务和人才培养得以立足,通过资本的助推,开始快速全国扩张。

  据雅恩教育边琼霞介绍,2015年,雅恩教育获得了君联资本的投资,开始跨区域、全国范围内的扩张复制阶段。2016年5月,雅恩教育只有6家连锁机构,随后2年间扩张到15家。

  2017年12月,东方启音获2500万美金B轮融资,当时在全国有20多家直营中心。东方启音创始人崔广利告诉动脉网记者,目前东方启音已经拥有33家直营言语康复中心。

  近几年,受“莆田系”医院的影响,民营康复医院的声誉虽受到了影响,但是在言语康复领域,民营医疗机构依旧是核心力量,他们在人才培训、引进海外优秀课程并本土化、推进言语康复的普及等方面都有重要贡献。

  以长和医疗旗下的北、上、深长和大蕴儿童康复门诊、昆明长和天城医院为例,他们引进美国新泽西特需儿童医院康复医疗的标准和体系,以及专业的康复咨询顾问,为患者提供基于循证医学的,多学科团队合作的言语康复医疗服务,弥补了国内专业化医疗康复领域的空白。

  公立医院、残联附属机构与民营康复及教育机构的区别

  长和医疗运营总监赵杨告诉动脉网记者,公立医院在整个言语康复领域,尤其是儿童言语康复领域占主导地位。

  在我国,从事儿童言语诊断和康复的主要是儿科医院和综合医院儿科。民众的就医习惯是先去儿科咨询,然后根据实际情况,有些是直接在问诊科室实施康复,有些是到儿科医生指定的机构实施康复,而其康复科的言语康复占比是很少的。

  我们采访了温县人民医院原康复师朱淼,了解到他们医院的康复科业务重心在神经康复尤其是卒中,康复师主要是做物理康复(PT)和职业康复(OT),以及中医的针灸、按摩。言语康复项目主要由儿科科室负责。

  当然,国内康复专科医院也会开设言语康复,配备专门的言语康复师,并提供言语治疗师培训。比如,北京博爱医院听力言语科,是该医院51个科室中的一员。这个科室有19名员工,治疗包含失语症的诊断与治疗、构音障碍的诊断与治疗等9项,日诊200多人次,年诊5万余人次。每年还要要培训来自全国各省40名-60名学员,工作量巨大。

  由于公立医院言语治疗师从业人员较少,服务不能满足需求。因此,民营康复及教育连锁机构就补充了这部分的不足,将言语康复版块做大。

  有些机构将康复师数量有数百人甚至超过千人,员工数量和场地都是单个医院的十倍甚至是百倍,既可以提供一对一的医疗服务,也可以进行小班教育,提高孩子们的沟通能力。

  崔广利告诉动脉网记者,连锁言语康复机构从国外学习其成熟的课程和培训后,经过本土化调整,建立了针对言语康复师从助理治疗师、中级治疗师到高级、主管治疗师的培养路线。

  在场地方面,公立医院和优秀民营言语康复机构的差距巨大,公立医院的场地一般在100平米左右,而民营诊所的场地可达800平米-1000平米,甚至更大面积。

  由于场地和人手的限制,公立医院一般只进行评估和诊断,医生会建议言语障碍者去康复机构或者残联创办的康复学校进行康复。

  残联下属的康复机构普遍拥有足够大的康复场地,不过残联一般都是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康复治疗,着重提高言语障碍者尤其是儿童的生活技能提升。

  而在民营言语康复机构的业务中,则会覆盖评估、诊断和康复,且很多是一对一康复。正是由于服务质量的差别,两者的收费也有很大差距。

  崔广利谈到,一些早教机构和言语康复机构有业务重合,都会涉及亲子教育的部分,但是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多数早教机构不具备为言语障碍儿童提供康复服务的能力。

  其实,言语康复是针对所有年龄段的言语障碍者,只是我国言语康复项目不够普及,鉴于有言语康复需求的人群是儿童,因而服务人群大多是学龄儿童。

  将海外优秀课程本土化

  由于国内的言语康复起步较晚,且国外有成熟的课程设置,因此国内民营机构设置课程的方式都是基于海外优秀课程优化,进行本土化处理。这样可以快速建立起一套与世界同步的训练课程。

  以雅恩教育为例,该机构设置了开发语言训练、言语构音、RDI咨询辅导、PECS图片交换系统等六大版块课程。

  其独家引进了美国金字塔公司的图片沟通交换系统(Picture Exchange Communication System,缩写为PECS),获得中国两岸三地培训颁证的唯一授权。对于学龄前自闭症儿童和相关障碍的儿童,在经过PECS训练之后,大部分都能获得独立的语言能力。

  此外,雅恩教育还开发了面向言语障碍儿童父母的在线课程,以提升父母的家庭场景训练知识和能力,希望以此减少线下课程,帮助家庭减少治疗费用;而且对于暂时没有开设训练中心的地区来说,也能给家长一个接触专业训练体系的方式。

  言语康复标准的制定

  中国科学院认知神经科学博士单春雷曾在《抓住大好机遇,实现中国言语治疗新跨越》一文中指出:

  经过近30年的努力,我国在言语治疗临床上积累了大量经验。在言语评定方面,已经研制出汉语失语症评定量表、汉语标准失语症检查法、构音障碍评价法、言语失用评价法,以及计算机辅助评估系统等多种自主知识产权的评估工具。

  同时,我们也汉化了波士顿诊断性失语症检查量表、西方失语症检查量表,还对制定维吾尔语、粤语等语言障碍评定量表进行了深入研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言语语言功能的量化评定方法。

  在言语治疗方面,也从最初的失语症、构音障碍、儿童听力障碍的康复,扩展到包括口吃、儿童言语发育迟缓、儿童孤独症语言障碍、嗓音障碍、人工耳蜗植入后、老年性痴呆等多种类型的言语语言障碍治疗。

  民营机构也在积极引进海外评估量表。在2018年8月25日,长和医疗董事长孙长森先生和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龙墨主任在《2018中国听力语言论坛》上签署格里菲斯发育评估量表中文版项目合作协议,标志着双方正式开启在格里菲斯发育评估量表中文版领域的战略合作。

  由此可见,民营机构对推进中国言语康复标准制定起到重要作用。

  言语康复教育的发展

  人才匮乏一直是制约中国康复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政府和民间力量都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培养康复人才。

  高校开设听力与言语康复学

  2013年,教育部本科教育目录调整,正式建立“听力与言语康复学”本科专业,并隶属于“医学技术”学科。

  由于学科建立尚处于初期,绝大多数言语康复师仍需通过参加专业协会和在言语康复领域具领先地位的医疗机构举办的相关培训来巩固和扩展自身专业技能。

  因此,培训主办机构和师资团队的专业性,课程设置的科学和实用性,以及培训是否使用与国际接轨的、循证的诊断和康复工具都是学员最为关切的问题。

  目前,国内已有8所高校开办了听力与言语康复学专业。其中,5所高校偏向听力康复方向,包括首都医科大学、中山大学新华学院、浙江中医药大学、滨州医学院、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3所高校偏言语康复方向,包括上海中医药大学、昆明医科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康复专业)。

  另外,还有一些师范院校及专科高职院校也纷纷开设此专业,这一切都推动了言语治疗教育事业的发展。

  在教材建设上,人民卫生出版社首批针对“听力与言语康复专业”的“十三五”本科规划教材也于2016年7月开始启动编写,该系列教材打破了以往康复医学或康复治疗学规划教材中言语治疗仅占一本教材的窘局,共规划了13本专业教材,其中包括9本听力学教材,4本言语治疗学教材。

  与以往相比,在教材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上都将会得到质的飞跃。这批教材出版后,言语治疗从业人员的专业水平将得到更大程度的提高。

  在人才培养过程中,高校也会跟企业合作,比如长和医疗旗下的昆明长和天城医院和昆明医科大学合作培养言语治疗师。

  据动脉网了解,昆明长和天城医院的四名言语治疗师负责昆明医科大学四种言语康复的课程。每一届有35名-40名言语治疗师毕业,毕业后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就业单位,每年有4名-5名治疗师会留在昆明长和医院。

  民营言语康复连锁机构自建培训体系

  由于中国高等院校开设的言语康复专业非常少,无法满足行业需求,因此公司需要自己来培养人才,需要建立了自己的人才培训体系。

  边琼霞告诉动脉网记者,雅恩教育每年在员工的技能培养方面的投入是最大的。

  培养方式分两种:一种是邀请国内外优秀的言语康复专家来雅恩做系统的培训;第二种是选派派优秀的员工外出学习。

  边琼霞表示,现在招聘有耐心肯持续从事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并不容。这个行业每天面临一些特殊的人群,家长都是怀着热切的期望来咨询。但是言语康复并不是短时间就可以见效的,耐心不好的家长会抱怨,也会将焦虑转嫁给康复治疗师。

  因此,康复治疗师需要不断地调整心态,去面对这些压力。往往一个康复的儿童会给康复治疗师巨大的鼓舞与安慰。

  崔广利告诉动脉网记者,东方启音从香港、美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及地区引进技术人才及培训导师,并培训本土医疗及教育行业人士,然后选送优秀的员工去国外进修,获取更多进步。目前,东方启音每月都能培养出80名-100名言语康复专业人才。

  标准化的人才培养也为东方启音快速扩张保证了服务的质量。

  部分连锁机构在培训时也会联合国外知名的机构给合格的学员颁发证书。比如,东方启音与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合作,开展言语康复师的培训,课程均为理论结合临床课程,培训合格后,由纽卡斯尔大学发放STA证书,这个证书是具备国际标准的。

  这个培训体系助推了中国言语康复(ST)教育的发展。目前,东方启音已经和一些国内高校合作,帮助其加快真正言语康复师的教育,改变现在很多康复教育只学习自闭症、教育学等方面知识的现状。

  另外,作为民营医疗机构,给予员工可观的阳光收入是留住人才重要方式。

  技术手段解决沟通交流问题

  除了通过教学来解决言语问题之外,一些科学技术专家也在利用技术手段解决沟通交流的问题。

  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翟广涛教授及其团队研发了一套ITA沉浸式孤独症治疗系统帮助自闭症儿童康复。

  这套系统通过模拟VR虚拟环境,主要具备辅助评估诊断和系统课程规划两个功能,符合认知和发育心理学的针对性课程和内容设计,可以提高儿童的专注力,引发学习兴趣,改善互动体验。

  通过详细记录体验过程中的各项数据,以比对评估,为定制更好的干预方案提供依据,实现评估与干预同步。基于VR技术,可以变换场景,调整课程为自闭症儿童喜欢的方式,并逐步通过与虚拟卡通人物的沟通,锻炼沟通能力。

  翟广涛教授告诉动脉网记者,VR技术具备交互性、沉浸性和想象性,为自闭症儿童打开心扉提供了可能。

  由于自闭症儿童的特殊性,目前该团队还很难找到足够数量的群体,无法完成长时间的有效性对照试验。团队尝试做过几次对照试验,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没能获取足够的数据。

  不过,从已有的试验效果来看,改善是显而易见的。同时,这套设备已经在一些康复机构中试用,用户反馈很好,部分自闭症儿童有明显改善。

  其实,很多研究者和医院将言语障碍的重心放在自闭症研究,但是言语障碍不只包含自闭症,针对言语障碍的研究也不仅仅只有VR技术。

  而在研究手段上,声学分析、脑功能成像、脑电生理等检测手段已得到广泛应用。经颅磁刺激(TMS)、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汉语失语症心理语言评价(PACA)、镜像神经元训练系统(MNST)等干预手段的研究已接近或部分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

  国内典型案例解读

  1、东方启音

  东方启音是国内儿童言语及智能发展专业机构,2007年成立,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区总设有33家直营中心,员工超过1300名,康复师占比约为80%,每月培养80名-100名言语康复师。

  在营收方面,东方启音每年有10000多个家庭在东方启音各个中心付费,购买各种服务。2018年全年营收超过2亿,相较于2017年几乎翻了一倍。崔广利告诉动脉网记者,公司每年的营收和服务家庭数量都以100%的速度在增长。

  针对言语康复的痛点,东方启音在以下4个方面给予了实践:

  1、将国外的先进课程本土化。其课程分为医学课程和教育课程。在医学方面,2016年,东方启音与美国自闭症权威机构STAR Autism Support达成战略合作,共同研发自闭症(孤独症)汉语训练课程,促进中国自闭症康复的专业发展。

  在系统化专业教育方面,东方启音与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合作,把本土课程标准化,通过各中心丰富的临床案例,跟课评估,制定训练计划来建立数据论证,共同建立中国言语治疗的多项专业课题研发;

  2、由于中国高等院校开设的言语康复专业非常少,不能满足行业需求。所以,东方启音建立了自己的人才培训体系,从香港、美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及地区引进技术人才及培训导师,并培训本土医疗及教育行业人士,选送优秀的员工去国外进修。

  目前,东方启音每月都能培养出80名-100名言语康复专业人才。标准化的人才培养也为东方启音快速扩张保证了服务的质量;

  3、东方启音服务的人群不只是自闭症、脑瘫等特需儿童,还包括普通儿童的言语障碍以及成人言语障碍,且这些人群都有适合自己的课程。在美国,言语康复(ST)有60%的服务是提供给了普通儿童,解决他们发音不清、口吃、逻辑、社交专注力问题及学习障碍等诸多言语问题。但是国内的言语康复多数只是为自闭症、脑瘫儿童服务。东方启音的定位就是为所有言语问题人群服务,而不仅是特需儿童。目前,东方启音已经和碧桂园合作开始为学龄前儿童进行言语能力筛查及家长培训;

  4、建立晋升言语康复师考核的培训体系:东方启音与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合作,开展言语康复师的培训,课程均为临床课程,培训合格后,由纽卡斯尔大学发放STA证书,证书具备国际标准。这个培训体系助推了中国言语康复教育的发展。目前,东方启音已经和一些国内高校合作,帮助补充真正言语康复师的ST临床课程。

  2、雅恩教育

  自2007年开始,雅恩教育一直致力于 2岁-6 岁特殊需求儿童的言语语言和沟通训练,为语言发展障碍、发育迟缓、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目前,雅恩教育在上海、杭州、南京、北京、深圳、成都、苏州已经开设 15 家分支机构,并即将继续在各主要大城市开设新的服务网点,计划在三年内发展至 30 家以上连锁服务中心,每年服务超过10000个家庭。患者群体除了自闭症,还包括言语发展迟缓、智力发展障碍、唐氏综合征、听力障碍等各类言语沟通障碍相关问题。

  3、昆明长和天城康复医院

  长和医疗是一家集投资、管理和运营为一体的康复医疗集团。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昆明四地建立了康复机构和医院。

  昆明长和天城康复医院是由长和医疗携手昆明天城屋业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兴建的二级专科康复医院。

  医院特聘来自国内外知名康复领域权威专家,组建集医师、治疗师、营养师、心理咨询师等不同专业国际化多学科团队,共同构建神经康复、骨与关节康复、心肺康复、疼痛管理、儿童康复以及脊骨神经医学六大精品服务板块,并开设配套的内科、外科、儿科、中医科、疼痛科、精神科(临床心理)门诊和辅助检查室等。

  言语康复是医院的一个版块。言语治疗负责人、昆明医科大学言语治疗副主任何宏祥告诉动脉网记者,医院目前有10位言语治疗师,有3位来自中国台湾,其余7名均为本地治疗师。

  长和天城康复医院的言语康复师的专业性很强,他们都是言语治疗专业毕业,在大学期间学习的都是言语康复相关内容。

  而且,医院的本地治疗师都是昆明医科大学言语治疗专业的毕业生,每月接待700名-800名言语障碍患者,还承接了昆明残联委派的言语康复任务。

  在人才培养方面,长和天城医院有自己的专业治疗定级制度与晋升制度。每个初中级治疗师均有专业导师带教。长和天城医院也是长和医疗集团自有的培训学院,向集团各地的诊所输送合格的医疗康复人才。

  此外,该医院还与昆明医科大学合作培训学生。目前,昆明长和天城医院的4名言语治疗师负责昆明医科大学四种言语康复的课程。每届有35名-40名言语治疗师毕业,其中每年有4名-5名治疗师会留在昆明长和医院。

  作为长和医疗系的康复医院,长和天城康复医院还负责各个地区语言康复师培训大纲的起草。而且针对每个城市儿童言语障碍的病种不同,团队会在基础言语课程之外,制定不同的培训大纲。

  比如上海和北京的言语治疗师主要加入自闭症方向的培训。深圳的言语治疗师则要侧重自闭症和发育迟缓的康复,昆明的言语治疗师会着重培养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征及成人的言语障碍等。

  特备鸣谢:东方启音创始人崔广利、雅恩教育创始人边琼霞、长和医疗运营总监赵杨、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翟广涛教授、昆明医科大学言语治疗副主任何宏祥、温县人民医院原康复师朱淼等人对本文的帮助。

评论文章(0) 0 分享

上一篇:东方启音姚秋武:60岁创业助特殊儿童走入社会下一篇:东方启音牵手纽卡斯尔大学 让个性化教学插上互联网翅膀

相关评论

评论 (0人参与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